[股票杠杆推荐]颜色革命的经典案例:再论苏联持不同政见运动

2020-09-16 14:07:30 85 配资开户 颜色革命,苏联解体


[股票杠杆推荐]颜色革命的经典案例:再论苏联持不同政见运动

一 自由主义:运动的主流意识形态

对作为社会政治现象的苏联持不同政见者及持不同政见运动,国内外研究成果已经很多,如马龙闪«苏联文化体制沿革史(1917~1982)»、郭永胜«苏联持不同政见者运动»系统全面地考察了苏联持不同政见运动的源流及苏联政府的对策;郭春生«苏联社会政治阶层与苏联剧变»也对相关问题进行了阐述。但是,苏联持不同政见运动的性质和起源如何?有无明确的意识形态?多数相关著作都语焉不详。持不同政见运动是苏联(乃至东欧各国、韩国、缅甸等)的独特现象。持不同政见者、持不同政见运动都只是一些假定的概念,不是确切的政治学术语,具有鲜明的西方话语色彩。在政治学中有“反对派”,而没有所谓持不同政见者的概念和术语;它甚至也不是法律术语,因为苏联政权(如专门负责镇压持不同政见者的克格勃五局)从未正式使用该术语,镇压持不同政见者依据的只是与“反苏宣传”相关的法律条文①;而且,甚至大多数公认的持不同政见者自己都不承认该身份。

不能用“反对派”一词直接取代“持不同政见者”。苏联的持不同政见者中,只有一部分人与西方政治学意义上的反对派具有相似性———且往往只是形式上的相似性。在持不同政见者(диссидент)这一宽泛名目下,涵盖了一个非常庞杂、差异巨大的群体。其中多数人是正直的自由思想者或所谓“良心的囚徒”,他们关心苏联命运,希望政府厉行改革,是苏联社会的有益成分;还有因种种原因而对苏联政府不满的人;一些人是体制内的改革或改良派,还有一些人则是反苏分子或颠覆分子;有人要求社会经济权利;有人提出民族主义要求;有人是制度的不满者和抗议者;还有人只是社会竞争中的落败者,敌视社会;更有人思维方式或言论极端,道德卑下;等等,不一而足。最重要的是:多数人的诉求最初不在政治领域,更不是要改变苏联的政治制度,而仅仅是表达对苏联状况的不满,假如没有共同的意识形态维系并将其组织起来,就并无政治学意义。许多活动家缺乏真正的政治素养和操守,不可能成为职业政治家;不少人附庸风雅,以清谈阔论自由、民主为能事,无力提出建设性思想和政治纲领,只有少数人能够在与政权的对抗过程中获得政治经验并展示政治才干,成为魅力型领袖。

在西方的政治—法律制度下,公民有自由结社权,可以合法地成立各种政治团体、政党,参与政治,而苏联缺乏这种制度。但是,用西方概念衡量苏联并无意义,因为苏联共产党一党统治本身是一种政治机制,这种制度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制。那些游离于苏联政治—文化边缘的个人,是政治控制放松后自然出现的;他们充其量只是反对派的前身。但不能就此认为,西方只有反对派而没有某种类似“持不同政见者”这样的群体。西方的所谓反对派实际上仍是政治体制的一部分,与统治阶层共享政治权力和空间;此外,仍有许多个人和集团游离于政治体制之外。任何体制都不可能将所有政治活跃的个人和集团吸纳消融。但在西方民主、自由的语境中,似乎西方民主制度已经一劳永逸地解决了类似问题,只有东方国家、社会主义国家才存在持不同政见者及运动,且东方的社会主义制度永远不能将政治活跃的个人和集团消化、容纳。

其次,持不同政见者的出现首先是一个“赫鲁晓夫主义”现象(作为社会政治运动,则始于勃列日涅夫时期),是赫鲁晓夫推行自由化、“非斯大林化”政策的产物,也是后来“戈尔巴乔夫主义”的历史基础和起点。自由主义在俄罗斯有其历史传统。自由主义是西方资本主义上升时期兴起的思潮。随着俄国工业化进程加快,19世纪后半期自由主义在俄国迅速发展,与马克思主义一样,成为影响俄国的几种主要意识形态之一(如民粹主义、自由主义、马克思主义等等)。1861年后名为“解放”的废除农奴制以及司法等方面改革,1956年后称为“解冻”的赫鲁晓夫改革,1985年的名为“重建”的戈尔巴乔夫改革,这三场“官方自由主义”改革堪称是同一类事物,具有其内在联系,都是从中央集权制度向自由主义演化。1861年后的一系列改革堪称是俄国的官方自由主义改革,循此趋势,1917年二月革命标志着自由主义达到顶峰,但是很快被共产主义取代,苏联开始独立探索现代化和文明发展道路。20世纪20年代末和30年代,各种反对派都被布尔什维克政权镇压。但自由主义思潮和意识形态未被消灭,仍以地下非法的形式存在。因此,持不同政见运动是自由主义在新形势下的余绪和回响,到后来也是外部持续输入的结果。二战期间,为凝聚国民抗击侵略,苏联的政治控制放松,加上苏军出国作战经历,导致1945年后出现要求改革的思潮和运动。斯大林去世后,以“非斯大林化”为基调的赫鲁晓夫改革开启了持不同政见运动的机制。值得一提的是,赫鲁晓夫的反斯大林举措,是在恢复列宁主义原则的旗帜下发动的。持不同政见运动使苏联的社会文化发生分裂,从一元走向多元,预示着苏联的社会政治制度必将发生变化,从20世纪60年代直到80年代与苏联政权长期对抗,以半合法状态存在,在戈尔巴乔夫时期获得了合法地位,成为对抗苏共的先锋力量。普通的不满和腹诽者成为对抗政权的道义力量和群众基础。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门户资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yyqsfj.com/peizikaihu/22262.html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