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融资标准]投资十年: 我是如何走上价值投资之路的

2020-01-22 12:04:42 200 配资公司 价值投资,

  笔者投资股票的时间已经超过十年,但为什么却说十年呢?因为十年前笔者才真正接触到了价值投资。2009年的一次晚餐,我和我的朋友,也是我现在的合伙人,格雷资产的董事长张可兴,第一次认真地交流了对投资股票的看法,我对他炒股不看技术嗤之以鼻,对他阐述的价值投资理念摸不着头脑。但也是从那一天开始,我真正找到了打开投资之门的钥匙。我把我的投资感悟通过红刊分享给读者,希望有心人能够和我一样,找到改变投资命运的钥匙。

  我是怎么走上价值投资这条路的

  我出生在合肥的一个普通家庭,从小就是别人眼中听话的乖孩子,从小学到博士毕业,学习一直不错。毕业后在北京航天某研究所工作,混成一个小干部,带领七八个名校毕业的博士从事火箭研究工作,工作上也有点微不足道的小成果。看到这里,一般人觉得我应该沿着这样的人生轨迹继续下去,包括我的父母、爱人。

  可是,谁不期待生命中一次美丽的意外带来的华丽转身?是的,接下来我要说的所有事情,都充满了意外。我在读研时,觉得还有点余力,于是就干了两件事情,这两件事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一件是偷偷开了个证券账户,用自己的奖学金炒股(注意,我这里的用词是炒股而非投资);另一件是在2003年去了西安当时的一所英语培训学校“新财富”兼职教英语,赚点课时费,于是认识了当时这所学校的董事长张可兴。

  之后我去法国读博士,可兴从西安辗转到北京创业。2006年后,再无联系。直到2009年我在一档关于股票的电视节目里,意外看到了张可兴。我也第一次听说私募基金(我当时以为私募基金等同于炒股敢死队,就是传说中的庄家,现在看来贻笑大方,原来阳光私募基金是合法合规的证券投资机构)。张可兴当了庄家还上了电视?我必须要去见见他,让他教教我怎么炒股。这是我当时内心真实的想法。

  由于我计算机专业的背景,查资料比常人容易,从炒股开始,听消息,看k线,学习过波浪理论、江恩时间周期、均线系统、经典技术指标macd、kdj、expma、布林线等,仔细看过缠论,对趋势、背驰、周期、级别等技术分析手段,有过密集的训练和实战,每天看盘复盘时间绝对超过10个小时,后来分析货币政策,结合产业政策寻找“热点”,结合技术分析建立交易系统。这些事情,我统统干过,而且绝对比常人要刻苦努力,一直希望能从只会呼吸吐纳的小道士,成为掌握九阴真经的绝世高手。现实很残酷,炒股这件事情,跟学历智商真的没有关系,长期下来,我只获得了微利,复合下来每年2%都不到,还不如存银行。

  于是,我和可兴有了第一次交流,他居然不懂5日均线上穿10日均线会带动股价上涨,也不知道顶底背离,对他跟我讲的商业模式、护城河、估值这些内容我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我当天记住了一句话:“买股票就是买企业的股权,这就是投资的本质。”

  我苦苦追寻了那么多年炒股的秘密,自认为覆盖了交易所需要考虑的所有细节,可我却不明白股票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投资股票盈利,背后到底对应什么实际意义?而我之前的研究,都服务于交易,都是想如何从博弈中成为胜出者。本质,不过是在股市这个看似合法的场所里,研究怎么投机(或者说赌博)的技术。可古训云,久赌必输,只要还没有退出来,还在场子里,赌久了,一定输。而价值投资,给我开启了另一个视角,我们持有的股权是一种资产,是可以不断产生现金的资产,我们在时间的长河中,通过持有最优质的资产,对抗过程的波动,最终享受资产自身价值的上升,这件事情跟博弈完全无关,考验的是你分析和鉴别所持有资产的能力;而博弈,考验的是你比对手强大的能力,只要还在市场里,我完全没办法证明我永远是最聪明的那一部分人,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未来计算机大量介入交易环节,人所积累的交易技术将变得不堪一击(那时候是2009年,国内还没有量化交易)。

  之后,我阅读了大量巴菲特和芒格的著作,在实战中慢慢领会价值投资的要领,起步很慢很艰难,但越来越激动和兴奋,因为价值投资的底层逻辑是客观理性的,是不违背常识的。直到有一天我基本掌握了,格雷资产也向我抛来了橄榄枝。虽然航天的工作很有价值,可我更喜欢投资。没过多久,我就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格雷资产,成为一名职业投资经理。

  我的投资世界观山脚往上看,云遮雾绕;山顶向下看,一览无余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配资门户资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yyqsfj.com/peizigongsi/10031.html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